爱上易先生:第90章:兽聚鸟散

爱上易先生 作者: 冷处偏佳

方继藩反而不明白了:“你明白什么?”

他瞪了三个读书人一眼,便拂袖而去。

邓健先是一愣,却是很快的给吓得两腿打颤起来,在这东市卖乌木,也能遇到陛下?

居然忘了求支持。方继藩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朱账红幔,远处则是炫琴案、紫檀圆凳似的家具。

……………………

方家的小子……会写字吗?

老夫若是有这么多银子,在这宰辅任上可以办多少事?要成为一代贤相,还不是轻而易举?

“若是儿臣将来做了天子,对待臣民,就好像今日对待周文英和渠道商们去对待他们,儿臣还会担心会有人心怀怨愤,甚至……会有人想要谋反吗?不,他们不但不会谋反,反而会感激涕零,成日念诵儿臣的恩泽都来不及。”

这又什么状况?如果他没有记错,理应是自己一直都在和父皇讲这商道的道理啊。

可是一个恨不得将自己的聪明写在脸上。

此后……父皇弄砸了,也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二人随着弘治皇帝亦步亦趋的出了公房。

二人到了作坊。

弘治皇帝硬生生的将手中的杯子收了回去,却不禁叹息了一声:“等营收吧,怎么还没有送来,这里到处都是一股腐臭味,实在令人生厌。”

弘治皇帝想起了陈彤,陈彤当初就建议,节约这笔银子,因为在陈彤看来,这些人一无用处。

“父皇甚至……为了出货,居然还降价处置,这……简直就是要将作坊置之死地啊。父皇想想看,这么多的渠道商,下了订单,大家都是十两银子一瓶,可过了没几日,居然有人可以九两银子拿货,父皇想过,其他渠道商的感受吗?哪怕是能九两银子拿货的人,心里也会忍不住要打鼓,因为他们无法确定,几日之后,是否还会进行降价。”

各道的工序,他大抵心里了然。

“好的很。”陈彤正色道:“不过臣在作坊内外走动,发现了十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或大或小,都是太子殿下此前的积弊,臣觉得,为了增加作坊的营收,不吐不快。”

洛阳城里,顿时一片哀嚎起来。

洪健并不愚蠢,他怎么能看不破这大势所趋呢。

越是有这样的信心,就越使这些本就已弑君的降臣和降将们,更不敢有丝毫的异心。

此时,只能寄望于陈凯之的仁慈了,陈凯之却是一笑:“就算有罪,也不是你们的罪责,你们不过是一群听命行事的臣子而已,在朕眼里,有罪之人,乃是蜀王!”

张煌言面无表情:“还能怎么说,无非是,他们想要抵抗到底罢了,现在已经无望了,城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负隅顽抗,能有什么出入,难道,要所有人陪葬吗?”他深深的看了张金生一眼:“这件事,你也少在外头和人提,无论如何,老夫看来,洛阳是势必要不保的,都到了这个份上,是该为张家谋一条出路了,现在我们张家就等于是坐在了一条漏船上,若是再不登岸,岂不是家破人亡?“

“你们!”项正凄然冷笑。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而要稳住人心,唯一的法子就是封赏。

这些禁卫,俱都由大楚的勋贵子弟充任,平时就耀武扬威惯了,从没将寻常的士卒看在眼里,他们虽然心里紧张,却还是妄图想用气势将人吓走,所以一个千户官按着剑,冷冷的呵着气,随即大吼:“想死吗?这是欺君罔上,是要诛杀九族的,是谁领的头,站出来,其余人,统统退下,否则,格杀勿论!”

而禁卫们也震撼于,居然有人大胆到袭杀禁卫千户官。

官兵们同时个个紧张起来。

当杨义的人头悬挂在了辕门时,越来越多的人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开始私下里彼此联络。

所谓的都督,便如惶惶之犬一般,倒在地上,他身体蜷缩,再没有人记起他的显赫,也不再有人意识到他曾是多了不起的人物!

梁萧粗重的呼吸了一下,他觉得奇怪,可随即,他还是大着胆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将我梁萧当成什么人,我虽是败军之将,却也绝不会拱手称臣,无非……是一死罢了,还请动手吧。”

他目光疯狂的在账中的将军们脸上逡巡,而将军们,却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依旧还是面无血色。乌压压的骑兵,一路行来,那马蹄溅起地上的泥泞,战马疯了似得打着响鼻,显是筋疲力尽。

新军的马术操练时间不多,三天下来,也不过是一个时辰而已,而且因为马匹少,所以往往是十人甚至是二十人轮番用一匹马来操练,至多,也就勉强教会人骑马而已。

因为已有都督身边的亲兵传令,立即驱赶民夫抵挡陈军。

“混蛋,混蛋!都想死吗?你们都想死吗?快集结,集结起来,和陈军死战到底,陛下很快就会带中军来驰援,很快……就会有驰援,他们还愣着做什么,还傻站着做什么?快,快,快拿起刀,死战啊,死战到底!”梁萧拼命的抓住一个士兵的衣襟,他看着这瞳孔涣散的人,恨铁不成钢的大吼着。梁萧大喜之下,待那翻滚的乌云之中,突的闪电如银蛇一般一闪,雷声滚滚而起,他穿着蓑衣,带着众亲兵,便下到了工地上,他口里大喝着:“快,快,做好准备,准备将这河堤扒了,快!”

在二里之外,浩浩荡荡的骑兵,如开闸放水的洪峰,一刻不歇,已是杀至。

项正哈哈一笑:“本就是兄弟之邦,何来一个谢字呢,此次我等共同进兵,本就是为了能够一鼓作气,共同取下洛阳,灭陈乃两国共同的愿望,现在更该一起携手,到时,再到洛阳城中,把手言欢,岂不是两全其美。”

项正脸色铁青,在他看来,这洛阳城于他而言,不过是瓮中之鳖,已不足为虑了。

他唯一所忧虑的,无非是人心而已。

杨义面无表情,颔首点头:“臣明白。”

梁萧忙道:“陛下,此事,臣也略有一二,军中有一些人,确实是很不像话了,只是……只是……臣以为,他们不过是发泄一些不满罢了,倒也未必,敢犯上。不过……不过……”

眼下,他一切的心思,都在灭陈之上,陈军主力,既已被胡人歼灭,那么接下来,就该是痛打落水狗了。

“哎……”朱寿长长叹了口气,他很明白,其实……一切都已大势已去了。

陈凯之的军马几乎要抵达三清关的时候,自西凉的消息便已快马加急的送到了他的手里。

他虽是到了绝境,可似乎,并没有过于害怕,仿佛他已摸清了陈凯之的底牌,或者说,抓住了陈凯之的心理。

当然,表面上,他却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陈凯之便吁了口气道:“朕还听说,你敏锐的察觉到,胡人不该和我们决战,因而一直在劝说,胡人不要立即进兵,可最终的结果,想来令你现在悲痛欲绝吧?”

“不,不……”何秀摇头否认:“臣是汉人,在臣看来,现在汉军得胜,正遂了臣的心愿,臣高兴还来不及呢。臣……此次代赫连大汗,其实……就是来称臣,赫连大汗已经知错,他自知自己犯下了万死之罪,因而希望得到陛下的宽恕,这大漠的胡人,本就目中无人,桀骜不驯,他也希望,能够代陛下,做一头牧羊犬。”

当有人确认了陈无极的身份之后,却诧异起来,有人愣愣道:“殿下竟没有死。”

陈凯之掀开了帐子,随后便打量着这帐子里的一切,他疾步上前,到了陈无极的病榻前,朝陈无极笑了笑。

陈凯之道:“还有一个汉人,是叫何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