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58章:五颜六色

上官云端微愣,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冷静下来了,当然,这个时候,他也的确不能发火,遂低声回道,“他已经让人今天晚上进宫去假装偷宝库。”

由此,便可以证明夜无痕对她的感情。

“反正有些不对,好像时间上有些不对。”叶寒微微的蹙起眉头,略带思索了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突然转变了语气,望向凤阑绝问道,“对了,你离开京城有多长时间了?”

“这天下,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你的努力去争取到,那怕是整个天下,但是独独感情的事情,是强求不得的,凤阑绝的心中没有你,你再强求也没用,所以,早点放手吧。”蓝魅辰再次轻声说道,他知道蓝岚的个性太要强,让她这样的放手,或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这这么定了,就今天吧?”蓝魅辰的唇角漫过灿烂而幸福的轻笑,再次低声说道,不过,就算他再心急,今天也不可能,他现在身上的伤,只怕起来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是拜堂了。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的。

想跟她比试武功?哼,她爹爹的武功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就连凤阑绝的武功都是他爹爹教。

“那你们觉的应该选那个方面的书?”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闪,神情间隐过嵷发不满,沉声问道。

而上官云端的身子几乎是悬空的,就是完全的被床沿与墙夹在中间的,可以说与床几乎是一体的。

“是。走吧。”上官云端微微点头应着,她刚刚已经特意的画了妆,将她的脸化成极平凡的样子,要不然这个男子看到她,只怕会更加的紧张。

“王妃,先进宫吧。”隐快速的闪到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提醒道。

会不会是凤阑绝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只是,这话,听在其它的人耳中,却就不正常了,你拒绝了人家公主一次也就罢了,竟然又再一次的拒绝了人家,而且这一次,人家还是点明让她自己说比试的方面。

站在上官傲天的身边的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双眸微抬,望向她时,有着几分意外,也有着几分赞赏。

“哎呀,皇嫂,你就不用看皇兄了,我就是他的皇妹了,如假包换。”凤忆希看到上官云端去望向凤阑绝,快速的侧了个身,挡住了上官云端望向凤阑绝的目光,急急地说道。

昨天晚上他留下处理那件事,而让凤阑绝去找她时,这一切,便已经成了定局了。

“走后门,不要被人发现了。”上官云端故意压低的声音,但是却也相信,这样的音量,那个男人绝对听的到。

只要除去了凤阑绝,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这还有天理吗?

而李大人便连连的进了宫,将刚刚丞相给他的东西,交给了凤阑绝,也将刚刚丞相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

“你真的要走吗?”叶寒快速的走向前,直接的问道,此刻,他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不再像以前那般的逃避。

蓝魅辰先前看到她神情间的防备时,心中便多了几分懊恼,再看到她竟然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明显的是想要躲开,脸色不由的一沉,身子却也快速的一闪,闪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房间内其它的几个女人看到夜无痕的表情,听到他的话时,却是纷纷的惊住,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夜无痕。

“啊。”上官云端似乎这才听到皇上的话,快速的抬起头,一脸迷惑的应着,对上皇上那狠不得掐死她的目光时,身子微微的缩了一下。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来人,拿些吃的来。”凤阑绝的脸色微沉,冷声吩咐道。

“喂,你的男人去抢亲,你看我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让我帮你拦住你的男人?”叶寒眉角微挑,略带嘲讽地说道,只是眸子深处,似乎隐隐的闪过了什么。

“好吧,我相信你。”见他一再的保证,秦思柔再次微微的笑道,既然他那么有信心,或者,她也应该再给自己一次希望。

众人听到他的这些话,也都纷纷的点头,他的这种说法自然是正确的。

而在此时,二皇子的眸子再次望向他们,眸子中多了几分阴狠的威胁。

上官云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慢慢的向前走去,对她们两个,她实在是不想浪费口水。

“你有什么办法吗?”其它的女人纷纷一脸期待的望向她。

在秦思柔的心中,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她对生命特别的珍惜,不止她的,也包括别的人。但是若是此刻夜无痕立刻杀了上官凌雨的话,她也不会觉的过分,她也不会有半点的同情。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凤阑绝的心再次紧紧的悬起,为何这么久,她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脉搏正常,呼吸也极平稳,但是他却仍就忍不住的着急。

想到此处,他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些许的不舍,带着些许的苦涩,却也有着他忍痛割舍的祝福。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她真是该死呀,她也真的后悔了,只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

亲孙女对她没有丝毫的亲情,反而把她当仇人一般,如今就连儿子也是对她极为的仇恨,毕竟,是她害死了鸾儿。

他也被那个男人的深情所打动了,身为男人的他,很明白这么多年来,那个男人的痛,所以,他想放过二夫人,成全了那个男人,更何况鸾儿并没有死,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吧。

“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二夫人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只手指着他,狠声说道。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大殿上的众人望向他那一脸灿烂的轻笑,纷纷的恍惚,这绝王笑起来,实在是太美了,简直就不像人,只怕是天仙下凡吧。

而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没有刚刚气势,也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仍就隐着几分紧张,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轻声道,“你要相信我,我跟她之间,真的没什么,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没有跟她说过那些话,做过那种事。”

“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有人敢在这公堂之上说谎的话,尚书大人与王爷可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上官云端此刻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云淡风轻的随意,而是换上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以及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攻势。

一时间,上官云端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叶寒再吩咐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后,便离开了皇宫,上官云端也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他。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望向仍就蹲在地上的上官云端时,眸子中,亦是掩饰不住的担心与沉重。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青容,我有些不舒服,你先进来服侍……咳咳。”房间内传出一道略带嘶哑的声音。

月儿虽然担心自家小姐,但是却也不敢违抗,想到小姐现在毕竟是王妃,那几个女人也不敢真的把小姐怎么样了,这才快速的离开,去泡茶。

在这样封建制度中,女人没有任何的选择权,完全就是被人伤害的一方,出嫁之间,只怕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又怎么知道,会不会是自己所爱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