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5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1章:择邻而居

雪墓凝曦 77548

“夫人,我们连一步也迈不进去,不信你看……”为了向顾千城证明,长生门的人拿着特纸的笔墨走进去,可只一步,顾千城就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肌肤,瞬间起泡、溃烂,就好像是被高温灼烧一样。

“你……调虎离山?”景炎的眼睛猛地睁大,气恼地看向秦寂言。

“多谢夫人,千城就不客气。”这一点顾千城也知道。

他皇爷爷都不敢管他娶谁,顾老太爷倒是为他担心上了,还真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顾千城的眼睛扫向房内的大炕,心虚的别过脸,为了不让秦寂言发现,她刚刚起了龌龊的想法,顾千城拿起衣服,嘟囔道:怎么感觉像逃难?”

林琳心中窃喜,知道事情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火上浇油,又为顾千梦介绍了几个高官之子,可是再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孔君策。

不过,秦寂言并没有急着大开杀戒,说了两遍“叫你们老大出来”,秦寂言便不再言语,提剑站在甲板上,等船老大站出来。

二夫人不知,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不会大张旗鼓的查,就是顾夫人,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

初见,季诺是药王谷主的大弟子,药王谷的继承人,高傲肆意,那时候的季诺虽然不讨人喜,可也不至于惹人厌,可现在?

秦寂言要是不将季家九族皆灭,又怎么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殿下放心,我一来便命人接管了漠北城。城中所有人都处在监视中,除去住在莫老大府上,一个叫倪月的女人外,其他人都十分安分。”凤于谦虽说一直在找人,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至少他发现了倪月的不寻常,并迅速派人监视她。

“把摘星楼的人全部带上来。”顾千城继续回到大厅,思索着她可能遗漏的线索,或者其他的东西。

秦寂言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冷笑一声,“把名单抄一份,送去给封似锦。”别看封似锦温润如玉,君子端方,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太可怕了!

“好厉害的武器,有这般厉害的武器,难怪丝毫不将西胡天牢放在眼里。”北齐人双眼放光,隐隐闪过一丝贪婪,可很快又收了起来。

暗卫手持炸药,神勇无比,到了天牢里面虽然不敢再用炸药,可有北齐人动手,他们完全不需要废力。

没有长生门武者与忍者的威胁,这几个黑衣人不管是敌是友,他们都不用太担心。

他们在这里多耽搁半天,外面的人就多一分危险,前线战场上的事,就多一份不确定。

好在,虚庾庵的尼姑来的及时,平息了这场慌乱。

如何加魔女恩恩的微信?

“半壁江山?”对先太子外祖家,顾千城还真不知道,因为先太子的事在京城几乎没有人提起,顾千城也不会刻意去查。

不得不说,五皇子学习能力很强,苦肉计用得比顾贵妃还要强上三分。老皇帝虽然不高兴,五皇子为了一点小事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更不高兴顾家闹出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

封似锦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再好不过。

而周王以及他的家人,最后是被流放回原来的封地,还是回漠北,就看周王交出的东西有没有诚意。

没有封家那几位,他这个皇帝会很累。

“哐当……”跛脚男人手中的碗摔落在地,鱼汤溅了顾千城一身,顾千城却毫不在意,抬脚将人踹到。

动了动手腕,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只要撑过今晚,这破地方就困不住她!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至于会不会再次阻拦顾千城去西北,这话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顾千城都从西北回来了,秦殿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

“圣上……臣等不敢。”跪在地上的大臣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侧过身,不敢受秦寂言的礼。

顾千城嘴角一歪,默默地将手上的纸放回原地,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

“算了,让他自生灭吧。”顾千城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合适的法子,索性不管这个人了,把手中的令牌塞回给风遥,顾千城想想很不解气,抬腿踢了一脚……

如果是,事情对他们就有利了。至少可以证明,秦王不是因为倒向皇帝而与太后作对。

顾千城没有后退,只是用手挡住秦寂言,“殿下,我现在可是肉票,你低调一点好不好?”

子羊见状,这才解释道:“暗风楼还太小了,根本无法和皇上抗衡,我们需要一个靠山。长生门足够强大,而且长生门在海外,每年要我们办的事有限,我们要是不说,谁会知道我们是长生门的人。”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倪月不可能不明白秦寂言话听意思,可她却在装傻,“多谢皇上的夸奖,希望皇上好好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这五年我也是白捡来的,能多活五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没有,我自己想不开。”见景炎过来了,顾千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想到自己现在的遭遇全是秦寂言坑的,景炎就恨不得揍他一顿,哪里还想与他合作。

只是刚刚踏上这片土地,顾千城就被烤得全身通红,汗流浃背,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将秦寂言护在中间的武将见状,大声道:“圣上,臣护送你离开。”

老太爷都知道顾千城回来了,作为管家夫人,窦氏怎么可能不知晓了。她一听说顾千城从后面开的小门,直接进了自己的院子,就知大事不好了。

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也不兜圈子,直接将原因说了。

虽说这一飘亏大发了,甚至连船都亏没了,可没有那条火船挡在中央,他们这群人也不能活着回来。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顾千城前脚出来,向导后脚就悄悄地走进大殿,顾千城在寺庙外绕了一圈,再次折回寺庙。

还来不及细看,就到霹雳啪啦,像是下大雨一样,滚圆的金珠从屋梁中间落下,落在地上弹得到处是。

“吱吱……”小雪貂见顾千城要出去,忙叫了一声。

“你们继续找,我回去禀报娘娘。”领头之人果断做出决定,其他人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追去,务必要追到秦寂言的下落。

“是的,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不知殿下可否赏脸?”来人问得小心翼翼,就怕秦寂言不同意,因为……

顾千城张嘴想要安抚他,还未开口就发现不对劲:承意可不是这么黏糊,也不是这么“天真”的孩子,承意今天的举动有古怪。

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听着一件比一件荒唐的事,秦寂言可笑又可气。

顾千城一字一字,声音低沉而缓慢,顾夫人听得全身发寒,不敢直视顾千城,连忙移开视线,却看到孙妈妈皱巴巴、惨白白的尸体,脸上血色顿消……顾千城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不少下人,可那些人却当作没有看到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连问都不问一句。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推门而入,顾千城本以为屋内早已没人,却看到一个做仆妇打扮的中年妇人,细致地将她平时用得一些小东西一一包起来。

“财帛动人心,我娘留给我嫁妆太多了,他们怎么能不动心。孙妈妈你别哭了,收拾收拾,我们得走了。”顾千城已经伤心过了,她已不把顾国公当父亲看待,管他如何做。

顾千城上前将盒子取出来,高深莫测的道:“这是救命的东西。”

“哦。”顾千城半点不在意被骂,乖乖把棋子放回去。

老爷子耐心差归差,但不是不讲理的人,也不是非要别人,按他的想法行事的人,老太爷虽然嗓门大,可一直都是摆事实讲道理,半点不为勉强人。

扰民?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两人一怔,立刻分开,一脸严肃的上前。

付了银子,君亦安便红着眼眶说,她想见见唐万斤,她保证不和唐万斤说话,只远远地看一眼。

“我……”不能保证。

而且,战场上刀剑无眼,赵王这次能受伤,难保下一次不会受伤。和赵王相比,一直在后方的秦云楚明显能活得久一些。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赵王给秦殿下留下的麻烦一点也不少,秦王几乎是要重新将这座城的次序建立起来。

哈哈哈……景炎放声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我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天太黑,水太深,子车怕人贩者追过来,也不敢一直冒头,实在憋不住才冒上来喘口气,然后继续潜进水里,拖着老管家往前游。

咬咬牙,子车拖着身子越发的沉重的老管家,不断的往前游。无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子车几次都觉得自己动不了,胳膊酸痛的不像是自己,心肺也因水压,而痛得挤成一团,可是……

他把顾千城交给子车保护,结果子车是怎么做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药王谷虽然被秦寂言灭了,可药王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灭干净的,秦寂言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药王谷就大开杀戒。

要知道,历史上就有女子参政,最后女主天下的事。

“嗯,嗯。”顾千城连连点头,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别再走神。

“外面在传,顾老太爷在你为相看人家,准备在年前把你嫁出去。甚至还说你为此,连病重的父母都不顾。”秦寂言微微往后,稍稍拉开了他和顾千城的距离,不过……

“秦王殿下,你能找到小的神女像吗?我想看看小的神女像,和神女庙的神女像,有什么不同?”

这对景炎来说是致命的弱点,但对于身为景炎对手的秦寂言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秦寂言脚步一顿,抬手挡了一下,而就在此时,一阵风飞过,暗香浮动,圣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飞落在凤座上。

心腹见景炎心不是担心顾千城的安危,而是想要博取顾千城的好感,便出了个主意,“主子,听说武家人在皇太的保护下离开了漠北,不如我们替武家人翻案,好让皇上把武家人召回来。”这也算是博取顾姑娘的好感吧?

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只是皮外伤,疼了两天就好了。

在顾千城悠哉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时,秦寂言正命人划着小舟,拿着地图沿护城河一路往下走。

当然敢用!

“皇上,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事,小……亦安她只是药王的女儿,就能召集数十位高手帮她,要是药王重出江湖,经营十几二十年,必成气候。”

过河才想搭桥,过了河就拆桥,丝毫不管旁人会不会因此冷了心,真正的现实、自私到极点。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顾千城觉得,在战场上她根本帮不上忙,还要秦殿下抽调亲卫保护她,实在是浪费人力,便向秦寂言提出回去的事。

“你回……京城吧,本王派人护送你回去。”秦寂言加重抱住顾千城的力道。

“那京城信奉神女的人呢?”顾千城又问出一个关键,而得到的答案,更让人觉得头大。

皇上婚事,皇上的后代,也是朝臣们要关心的事,秦寂言的婚事不能再拖。

秦寂言不排斥立后,但他排斥选嫔妃。

秦寂言这个时候离京,绝对是冒险的行为。要不是周王与荣王世子被抓,他们的势力被制住,秦寂言这次说什么,也不可能丢下这一摊事离京南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