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久闻大名
作者: 比非的鱼章节字数:76607万

“他若是决心要立即见到你中了血毒的儿子,你出去也抵挡不住。”李沐清瞥了二老爷一眼,“不是我看低你,你这副样子,还不及你外面站着的儿子一半定力。”

月娘笑看着她,颇有些意味地道,“主子,天机阁上下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世间若是与你能般配的人,一定是言宸公子莫属了。可是,如今你订婚了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你们待在一处,铮二公子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但是你们中间却有着难得的和睦。而今日,我见你与四皇子待在一处,却也觉得,细雨霏霏,风景如画。并不比和铮二公子待在一处差呢。”

这样的字迹拿出去,没有人会觉得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程铭连忙点头。

一直到入了城,身边都不乏议论之声。

有人说,据说当初为了娶芳华小姐,铮小王爷据理力争,受了好一番辛苦,如今才大婚没几日,皇上就下了休书圣旨,铮小王爷同意吗?

“现在先做要紧的。”

秦铮“嗯”了一声,“后来,我将青岩派去了一趟漠北,他得回的消息是无名山确实发生了一次大乱,但的确是控制住了。不过有一件奇怪的事儿,就是江湖上突然新兴起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十分之隐秘,武功隐秘路数酷似皇室隐卫。但绝不是皇室隐卫。”

“你为何当时不下山?”秦铮有些郁郁。

秦铮看了三人一眼,点点头,算是领了情,对依然看着谢芳华的谢墨含道,“往日出去游玩,子归兄都是不参与的,今日难道有兴致了?”

...谢芳华回到房间后,窝在软榻上,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

是一个极其隽秀仪表出众的年轻男子

“可是女儿哪里受得住”卢雪莹又羞又愤。

左相没说话。

说话间,马车来到了谢氏米粮门口,侍书勒住缰绳,停下马车,看到谢芳华,讶异地喊了一声,“小姐”

皇帝吩咐吴权给谢芳华看座。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秦钰忽然笑了,“这么说还是我不识时务,打扰了敬魂?”

画上的人,头戴金冠,锦衣华服,身处北齐王宫的花园内,正在逗笼子内的一只鹦鹉,画师功底极好,将他画得甚是传神,唯妙唯俏。

“四皇子!”谢芳华淡淡开口。

言轻笑了一声,“传言云澜公子不善言谈,不理外事,似乎不是如此。”

他纵马疾驰而来,身后跟着大约有一千骑兵,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压住了远处的火光。

“我如何相信你?毕竟只有你们在这里,四下没有别人。”孙卓又道。

bsp;门房摇摇头,低声道,“王爷今日据说要歇在书房。”

谢芳华炒菜的手顿了顿,没想到这三人的来头还挺大。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好香!”李沐清赞了一句。

林七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想着谁能想到英亲王府内金尊玉贵的两个人儿偏偏会在这里自己下厨做菜?小王妃虽然糖盐不分,但是有小王爷看着她,而且很善于掌控大火小火,这菜的香味转眼间就飘了出去来,想不好吃都难。

谢芳华立即站了起来,昨日她见卢雪莹气色就十分不好,曾经看着身子骨极好的女子,昨日跟一阵风就能刮倒了似的。她放下筷子,离开桌前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头去看秦铮。

秦铮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谢芳华有事出门,他扔了筷子,起身进了屋。

刘侧妃脸一灰。

谢芳华走过来,对英亲王妃道,“换嫂子贴身侍候的婢女进来给她清洗一番吧。”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既然如此,即便他想瞒着左相府,也瞒不住。”谢芳华道。

谢芳华想着虽然他不喜皇室中人,但是秦倾并不是恶人,人命关天,她该救还是要救。

谢芳华见他连小姑姑也不叫了。知道他心中郁郁。若不是她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断然躲不过这样的毒蝎子。

“今日申时,据说有人将这满城的白莲草都买走了。到了咱们这,我高价卖了一部分,剩余那部分,本来是想偷偷在库房里放着的,但是小姐派人来取走了。说怕是要出大事儿,放在这里不安全。”那掌柜的道。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拦截刺杀我们,你若是要王法,那么去找他们要去?”秦铮变了陌生至极的音,冷笑一声,拉着谢芳华绕过五人。

“是!”二人应声,连忙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若是实话实说的话,就是李琴一遍遍爱怜地摸着冰玉琴,孟棋一遍遍珍视地摸着岐山白玉棋,温书一遍遍地把玩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楚画盯着那幅青云岚山总也看不够。

她终于明白昨日四人为何甘愿等了她一个时辰,而且给她这个婢女教学毫无怨言。

谢芳华很想问他拿什么说动了英亲王妃。让堂堂王妃亲自教导她这么个小婢女,传扬出去,她的名声怕是又高了一筹。

二人齐齐回头,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说,“皇上请你们再回去一趟。”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秦钰“啪”地一拍玉案,玉案“砰”地一声响,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哗啦一声被震到了地上。

英亲王妃闻言板起脸,“若是他们知道,这瞒得也太严实了。”

秦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我的人送他回去。”秦铮看着秦钰,“敢不敢?”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秦铮冷声道,“荥阳郑氏,藏得可真深。”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小泉子点头,“是命,您是天子之命,自然不能与小王爷相较。”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秦铮看了守门人一眼,没说话。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春兰,扶着小王妃。”英亲王妃连忙吩咐春兰。

谢芳华揉揉眉心,看了一眼窗外,雨下了小了,夜风吹打着窗子,由窗棂的空隙飘进来,室内也有几分寒凉,她道,“救月落,也许是月娘自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也许是言宸传出的消息,毕竟她带着天机阁的人出现,天机阁一直以来,除了在京中的人外,外面的人我都是交给言宸的,另外,平阳城是云澜哥哥的地盘,他盘踞平阳城多年,也许是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不想出手,所以,安排了月娘。”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660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