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正网 第86章:百锻千炼

阳光在线正网

轻醨殇断肠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52

    连载(字)

115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正网》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百锻千炼

阳光在线正网 轻醨殇断肠 1152 2019-09-02

...龙晓晓的双脚生得很美,小巧的脚趾头就像是一颗颗晶莹的葡萄一般可爱。穿35码的鞋子,雪白的皮肤,玲珑的脚型,这是足以让很多女人都艳羡不已的,穿什么鞋子都会好看的。

模糊的泪眼,视线恍惚,尤歌耳边还回响着父亲母亲慈爱的声音,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家子曾经的幸福时光……那些记忆,仿佛就发生在眼前,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三克拉的是椭圆形,比较普通,而两克拉的是心形,更能寓意两人永结同心。

“尤歌的眼睛是标准的杏眸,鼻尖微微挺翘,苹果肌丰润俏丽,皮肤如瓷器般细腻嫩白……总体来说就是不够妩媚和勾魂,没有成*人的风情万种,就像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也难怪,她才不过23岁……而我呢,我虽然三十多岁了,可我的外表看着也顶多二十六七吧,我和尤歌最大的差别在于我既可以清纯如处子,我也可以xing感如舞娘……等我身体养好些,体重恢复正常了,那我的身材又将是一大优势……”翎姐在喃喃低语,语气中隐约有点异常的意味。

显然的,这是一通需要高度保密的电话,否则翎姐不会这么小心翼翼。但这又是为什么呢?手机是容析元买给她的,难道她还怕别人窃听么?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

视频通话,容析元用这样的方式狠狠地给容炳雄打脸!

尤歌本来心情平静了一点,可听到最后两句时,心头顿时一股火气窜起来,气得差点背过去!

瑞麟山庄。

果然,男人睁开了眼睛,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就这样丢下我不管了?还想我再发烧一次?”

“走,吃早餐去,已经做好了。”容析元淡然的口吻,好像真的可以将刚才的电话给忘掉。

容析元以极快的速度赶到翎姐的房间,见她晕倒在沙发上,双眼紧闭,脸色惨白,紧张地冲过去扶起翎姐瘦弱的身子,轻轻摇晃着她,低声呼唤着她的名字,使劲掐她的“人中”。

容析元这一杯酒下肚,就在心里默默数数,几分钟之后,他站起身来,正好尤歌身子一软,被他接住抱在怀里,软绵绵的身子,带着酒香的呼吸……她又喝醉了,这酒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尤建军变脸很快,大笑着走过去……

尤歌甩甩头,眼中波澜渐渐平息,果真不再问了,两人又继续逗着小狗狗们。

什么叫霸气,郑皓月算是真正地领略到了,可就是太让人气愤,他就像是一个强行闯入的外星人,莫名其妙地想要夺走尤歌!

他就这样走了,招呼都没一个,甚至都没有强行带走尤歌,接着电话一边走一边说,似乎是赶着去别的地方。

“咳咳……副董,我也支持你。”

这还不算什么,最夸张的是,一个从不进寺庙的人,现在为了能顺利怀上孩子,居然会大老远地跑去邻市的一座山上寺庙里住了三天,念经祈福,祈祷尤歌早点怀孕。

许炎不置可否,扁扁嘴,那神情好像在说:“没啥特别的。”

容析元决定要将这件事告诉翎姐,应该是恭喜她可以回家去了。

不到濒临失去的时刻,人就不会抛开一些思想上的枷锁,就还会固守着那些心结不放。

霍律师是必须到场的,以尤歌娘家人的身份出席。而尤家,却是一个都没邀请,谁让那些人曾经都只是把尤歌当傻子,待尤歌脑伤痊愈归来后,他们想后悔都来不及。

这一老一幼走了之后,许炎这货还一脸的欣喜,只因为先前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偷着乐呢。

最近都没安心睡个觉,容析元已经熬出了黑眼圈,现在翎姐在休养期,他也就没那么累了,可以稍微喘口气。

...这下就更热闹了,珠宝协会的人一出现,所有围观者都来了精神,大多数人是对宝瑞持着负面的态度,毕竟这是他们不熟悉的品牌,感觉信任度不如国外那些大牌。但也有少部分人认为这或许是不太可能的事。宝瑞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用人工钻来蒙骗人?

正当人们探寻他的视线时,他却又已经低头工作了。

“喂,需要我帮忙吗?”许炎这话是对容析元说的,因为看见尤歌很吃力。

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虚弱,尤歌有点不知所措。在她印象里,他好像就没生过病,好像每时每刻都是那么精力充沛,可现在,他却说病就病了,发高烧,必须要打针才可以退烧……

佟槿却皱起了眉头:“翎姐,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义工说你一天吐了四次,你没吃药吗?是凉了胃还是怎么的?你别硬撑着,医院距离这儿不远,我送你去看看。”

尤歌奋力挣扎,狂乱的心差一点又被搅合,幸好仅有的一丝清醒在提醒着她不可以让他得逞!

容析元深邃的俊脸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多了几分冷魅,可嘴角噙着的一丝笑却是很有深意的。

许炎的手已经从苏慕冉肩膀上拿开,两人面对面坐着,表情都怪怪的。

今天参加别人家儿女的婚礼,许爸爸和苏郴这心里自然是很复杂的,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迟迟没传出佳讯,连交往都没有,当爸爸的,怎能不叹息。

这别墅里,在半小时之前出现了网络故障,已经报修,现在维修人员上门,本该是唐虞梅亲自去监督的,可是尤歌在这里,而她又跟尤歌较上劲,成功地被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她也不管那么多了,随口就答道:“这种小事别来烦我,让他们快点修好。”

可是,尤歌却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这心里堵得慌。

尤歌一时也不想去纠结这个事情了,她有自己的事业要顾,在宝瑞她才刚起步,当上代理店长,是她一个良好的开端,她不能在这种时候掉以轻心,不能分心。

会议室里一片喧闹,一个个股东以及高管,全都激动不已,唾沫横飞,矛头纷纷指向尤歌,要换另外的人担任董事长。

她眼里的关切,就像那夜空中闪亮的星光,能照亮他的整颗心。

“你……滚!一个疯女人居然敢冒充我的母亲!滚出去!”容析元咆哮,喉咙里发出兽一般的悲鸣。

其实他是心里有点发酸,尤歌看容析元的眼神,许炎感到很不舒服,可他毕竟是成年人,他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不会胡搅蛮缠的,但他真的希望尤歌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不要忘记容析元曾经怎样对待她。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尤歌如今是冰雪聪明,她从容析元和容家人的态度就能猜到不少,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从不曾这么放低姿态说话,软软的语气让人的心也跟着软化下来。

这个消息,让人很不安,假如何炬因无法离婚而恼羞成怒,会不会使出什么手段对付唐虞梅?而容析元还在唐虞梅手里,会不会受到伤害?

米团一来,其他狗狗也都跟着围上,抱腿的抱腿,撒娇的撒娇,反正就是一群开心果降临了。

“……”尤歌不知道怎么说了,老人家好热切。

容析元还将尤歌怀孕时期各个阶段的变化都记录下来,将照片统一收纳在影集里,便于以后孩子长大了看看,那时会很有意思吧。

形式上的场面话说过之后,何矩最先开口,那双精明的眼中尽是看不透的深沉:“容析元,碧翎之前多亏你照顾,到今天才能当面向你致谢,说起来是我这个做家长的有些失礼了,今天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让我有机会尽到地主之谊。”

今晚的郑皓月,表面上看起来还是跟平常一样,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看出她眼底藏着的一丝不安。

但她很快就恢复常态,在他脸颊亲了一口:“这样也好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出门吧。”

不是每年的奢侈品展销会都能在香港举行的,这一次就在香港,自然是让本地以及周边国家地区的人慕名而来,这比他们平时大老远的跑去国外购买更过瘾。

尤歌在排队进入展厅,她可不知道自己在欣赏周边环境的同时也成了别人欣赏的风景。像她这样水灵灵的单身女子,走到哪里都会像磁铁一样吸引人的视线。

这货,真不是一般的腹黑。他为了让尤歌服软,真能做到限制尤歌出境,不过许炎也是神通广大,为尤歌办好了通行证。这事也可以作罢,容析元并非真不要尤歌来展会……可刚才许炎又来了,牵着尤歌走,看上去就跟一对情侣似的,容析元这才是怒了,甚至会想到是不是尤歌早跟许炎约好了的?

“蚊子?有这么厉害的蚊子吗?”许炎微微眯着眼,更加狐疑了。

可以这么说,香香在尤歌心目中的份量,不低于她对自己的爱。四年来,无数次在梦里梦见那只可爱的,会撒娇卖萌的小狗狗,最后的画面都会定格在她被绑架那天香香倒在雨中的情景……

做梦都想不到会是容析元救了香香,这太不可思议了,当年,她被绑架时,容析元不是正在订婚礼吗?怎么会跑到郊外去,怎么会遇见了香香?种种疑问,都有待问个清楚。

尤歌出神之际,没留神从哪里窜出一个雪白的小身影,在她脚边,用爪子挠着她的裤腿,仰着头冲她汪汪叫。

尤歌太开心了,一下子忽略了,赫枫分明说香香病重啊,可现在香香还活蹦乱跳的。

“容析元,你是想逼我做什么?说吧。”尤歌咬牙,终于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他是故意引她来的。

他不闹,他也不绝食,他会安静地休养,让自己的体力尽快恢复,为此,他必须适当的进食,慢慢的还要加大食量,否则怎么会有营养,怎么会有力气?在这里一天,他就不会停止抗争,但在抗争的同时,他首先要保重身体。

想到这些,冯奎就觉得自己今天的冒险是值得的。

容炳雄到是没急着解释,他老婆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狠狠地瞪着容彩兰:“怎么说话的?你哥怎么可能赶尽杀绝?没看报道说歹徒是开了六枪吗?”

可悲的是,没人去过问老爷子是不是身体不适了,只注重自己能到的利益是什么,心里那小算盘敲得叮当响,只恨不得快点宣布遗嘱才好呢。

龙晓晓在尤歌身后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显得很紧张,她知道尤歌怀孕,但尤歌说了不能声张这件事,那个郑皓月要叫尤歌搬东西,这不是在害尤歌么?

郑皓月那么狡猾的女人当然能从詹琦说的那些情况里猜测出尤歌可能怀孕了,故意借此机会试探,但尤歌没再反驳了,顺从地去搬东西,这又让郑皓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再醒来时,他恢复到了平时的精神状态,好像昨晚那个病倒的人不是他。

尤歌平时在容析元面前有时会表现得很平静淡定,可在美食面前是完全没有免疫力啊,一不小心就会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在她内心,依旧有着孩童的一面。

宝瑞除了做珠宝,还有包包、鞋子、手表,全都要检查一遍,这是个繁琐的工程,只靠容析元一个人还不行。

她此刻,美得不真实,象从飘渺的梦境中走来,乌黑柔亮的长发披在后背,衬托着她精致小巧的五官,一双灵动的水眸,波光潋滟,巴掌大的脸上,早已染上两朵醉人的红霞,浑身雪白,如婴儿一般的肌肤,吹弹可破……

“切,我才不会像你。”

可龙晓晓心里一直记得霍骏琰在婚礼上为她解围的事,想着要用什么方式表达感谢才好,今天就是一个机会。

霍骏琰也不知有没有注意

霍骏琰双手合十在许愿,闭上眼睛,虔诚的表情,俊朗的面容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迷人。

“我……这样太冒昧了,我还是回家吧。”

过去的悸动,曾经的涟漪,他不会忘记。他会珍藏在心底,带着一份美好的祝愿继续前行,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或许某些东西早就出现在他身边,只差他一个点头一个回眸而已。

“……”

龙晓晓小声嘀咕着:“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许炎大言不惭地说:“我没有一定要你打赌,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以后我也不会再提这个事,过期作废。”

这就是容析元的霸道和狠绝,容老爷子也被说成是不相干的人了,这足以看出,容析元已经决定要保护尤歌到底。

容析元和沈兆他们,全程没有任何一句话的交流,只有一张纸条传递信息,但这已经足够了。

“你们竟敢来抢人?这是我的地盘,你们真是胆大包天!”唐虞梅怒不可遏,她刚刚听保镖说容析元不见了,立刻就想到尤歌不是一个人,而是有同伙,唯一可能的就是那几个维修网络的工人!

叉烧?

好吧,总算有个人认出郑皓月了,认出她就是曾与容析元订过婚的女人。

虽然尤歌不想承认内心的喜悦,可事实就是,她直到此刻才能真的睡去,先前都是在等着他回家。

但这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这么重要的行动,她需要搭档!

“析元等等我……”

“15mm南洋金珠,你们有多少?我全买了!”这位是年轻男人,一句话就霸气外漏啊。

苏慕冉却淡定地说:“这叫兵不厌诈攻其不备,怎么你不知道吗?”

龙晓晓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怎么想的,一下子就脑门发热,脱口而出:“是啊,我是撒谎了,我是没男朋友,那又怎么样?是不是没男朋友就成罪过了?我……我没人要,没人看上我,这样行了吧?哼!”

这俩货都是属于极品中的极品,凑在一块儿站着,那耀眼的指数就成几何增加了,超高的颜值综合爆表,若不是情敌,到也不失为一幅美景。

一点?容析元这话更是气人,许家的家事,不是外人轻易能打听到的,特别是关于他话中隐隐所指的问题,那确实是许炎最大的心病,可那是许家的秘密,容析元怎么知道的?

“你屋里的水电已经关了,没我的允许,佣人不会开。”

他不慌不忙地伸出一只手,稳稳地钳住了郑皓月的手腕,冷凝的目光含着讥讽:“怎么,你真是在为她心疼呢还是因为你嫉妒?”